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米·顾依达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老朱小记】遇见米大爷的秋天

2017-10-11 16:05:3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常听人说:“你离艺术仅仅只有一个童心的距离。”若真是,那么每个艺术家都定会拥有一个纯真善良的童心。

  窗外,钱塘潮悠悠而起,水波来回拍打着江岸,回声铿锵有力,亦如我有些忐忑不安的心,因为,就在这个秋日,有个期盼以久的约定。

  初秋的早晨,钱塘江畔一间画室里,走进来一位和颜悦色的老者,他精神矍铄,鹤发童颜,满头的银丝辉映在晨光里,就如同秋日里一道亮丽的霜,格外耀眼,他深陷的眼窝里藏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脸上闪现着别样的光彩,他站在那里,嘴角微微上翘,笑得腼腆。尽管已经入秋,老者的肩上还是耷拉着一条浅灰色的旧毛巾,他的额头上似乎总有擦不完的汗水。这位老者就是享誉世界的油画家,乌克兰国立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米·顾依达教授。

  在中国,他的“米粉”可不少。画室里十来个人,多是来自各地的职业画家和高校老师,今天我有幸成为他的学生,跟他学画,自然有些小兴奋。大家都叫他米老师,而我却爱叫他米大爷,感觉这样更亲切。

  米大爷旁边还站着一位小女生,她名叫唐菀,是个纯正的湘妹子,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裙,显得素净干练,在黑色眼镜框后面,有一双明亮的眸子,一颦一笑间,透着灵秀和雅致。别看她外表娇小,内心却拥有一个庞大的身躯,她在乌克兰国立美术学院油画系留学七年,画得一手好画,还操着一口流利的俄语,是米大爷的助教兼翻译。

  开课伊始,大家都有些紧张,画也放不开,为了缓解气氛,米大爷邀请所有人来到他的工作室。米大爷是个有心人,工作室的墙上地上早已摆满了他的近作,他与大家谈着天,聊着画,时不时还幽默一把,引得大家忍俊不禁。不过,最让人激动的还是那些画作,那是置身在一场视觉盛宴中才能感受到的震撼。米大爷的作品充满浪漫的神韵,蕴含着一种欲罢不能的情感张力,有愉悦,有悲凉,有的如歌剧般激昂,有的如梦幻般遐想。

  “素描是油画的敌人,不要被素描束缚。”“你的画还不够流氓,要更大胆!”“现在该害怕的是你的画布,而不是你,放开了画!”“一幅画应该有起有落,正如你的人生。”“你面前站着很多漂亮的姑娘,而你只能选择一个,如同画面要有重点。”课上,米大爷妙语解惑,一边替学生改画,一边用轻松的语气讲解严谨的画题。

  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米大爷如此年高望重,还每天坚持与学生们一起画画。能现场观赏米大爷作画成为一种莫大的福利,有时见他激情满满,下笔如行云流水般;有时见他将不经调和的原色直接涂抹在画布上,不禁让人捏把汗,且每次都能转危为安,当画完成时,画布上那种神契貌合的美感却总能令人惊艳。

  偶尔也有唐菀不在的时侯,没有翻译也就无法交流,无奈的缄默让画室格外安静。起初,大家靠挤眉弄眼,或比手划脚来领悟米大爷的意思,渐渐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夸张,还伴着嘴里发出那些不知所云的咿咿呀呀声,仿佛正在演出一幕哑剧。后来,索性你一言我一语地将各自的理解稍加组合,有同学冷不丁冒出几个似懂非懂的俄语单词,再经过杜撰演绎,米大爷的话就这样被生拼硬凑地翻译成国语,难免会弄出乌龙和笑话,过后想起来觉得挺滑稽,但这样的交流充满了喜感,反而更为生动有趣。

  常听人说:“你离艺术仅仅只有一个童心的距离。”若真是,那么每个艺术家都定会拥有一个纯真善良的童心。那天傍晚,米大爷站在画室门口冲我招手,他拉着我走到门外,转身让我看画室里的一角,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那是一把橄榄绿的藤椅,旁边立着竹编的屏风,上面搭着几块灰色的衬布。米大爷满脸的笑宛如绽放的花,犹如一个顽皮的孩童发现了宝藏,一副得意扬扬的神情,嘴里还念念有词,仔细听才发现他说着“蹩脚”的普通话:“非常漂亮!非常漂亮!”真是难为了米大爷,如此平常都能让他看出不寻常。

  细细品味,可以感知米大爷的作品既在寻找写实和象征的对立,又在探求感性和理性的联系。果真画如其人?或许米大爷正是理智和情感交织的性情中人。

  记得那是在一堂讲座课上,通过投影仪,一部浓缩的西方美术史呈现在我们眼前,从波提切利、伦勃朗到委拉斯开兹,从莫奈、德加到雷诺阿,米大爷如数家珍般聊着大师们背后的故事。当讲到列宾时,他突然放慢了语速,“列宾不是俄罗斯人,你们知道吗?是的,他是乌克兰人,他只是曾在彼得堡学习、任教,所以被公认是俄罗斯画家。因为他的伟大,乃至于俄罗斯皇家美院后来更名叫列宾美院。”米大爷话语间流露着浓浓的家国情怀,他如此慷慨陈词,似乎真理就握在手里。“准确的讲,列宾应该是乌克兰画家。”说到这里,米大爷的脸上显出了异乎寻常的平静。

  班里的同学委托唐菀从网上买来《米·顾依达》精装画册。有人将十余本画册齐整整地码放在画室的茶几上,并准备好了签字笔,本想请米大爷分别签上大名后再发还给大家,然而,平日里和蔼的老头却没有应允,他以没时间为由搪塞过去。按常理在自己的画册上签个名乃举手之劳,无需占用多少时间,这一回,米大爷的举动有些出乎预料。几天后,唐菀告诉大家,米老师要给大家签名,只是希望各位将画册拿去他的工作室签。那天,米大爷不仅郑重地签上他的名字,还特意用俄文逐个写下了每位学生的名字。这就是米大爷的逻辑,签名也要签出个仪式感,我想,这或许是一个画家骨子里特立独行的狷介和孤高。

  八月十五,中秋来临,大家伙邀请米大爷晚上一起吃饭。下午,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米大爷便兴冲冲地背着包向画室外走去,快到门口时,又停下脚步,他站在那里一如初见时的模样,脸上飞出的笑意,像一缕柔和的阳光荡漾在空气里,他温情脉脉的样子,活像一个青春萌动的大男孩。他难掩内心的喜悦,轻声说道:“今天是节日,晚上和大家聚餐,我要提前回去洗澡换衣服。”米大爷的一番话让大家都笑出了声,并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画室里充盈着浓浓的节日气息。

  晚上,大家齐聚酒店,每个人都换上了正装或礼服,席间有同学亮起嗓子哼着京剧,还有同学唱起了耳熟能详的俄语歌曲,好一派其乐融融的热闹场景。这时,米大爷突然站起身来,他的表情有些凝重,笑容也略显生硬,现场顿时安静。米大爷说:“欢乐的时光无法永留,依恋的身影终将远去,我们在一起是那么美好,然而,这一切即将过去,今天,我的心情和大家一样,都有些不舍。”说到这里,他收起了柔软的目光,像是在刻意躲着别人的视线。他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仍旧那么的不自在,他额头上挂满了汗珠,灯光下,映得晶晶亮亮。他放缓语气哽咽道:“此刻,我真的有些伤感。”他脸上泛起了红晕,眼里饱含着泪水,他用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慢慢提起声来:“我爱你们,我会记得你们!我期待大家画出好的作品,我会为大家高兴。来,干杯!”米大爷忍住了眼里的泪,放声笑了起来。

  正如是“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中秋夜,年近古稀的老人这般柔心弱骨、披肝沥胆,着实令人扼腕。

  八月十八,一年一度的钱塘大潮如期而至,江面上升起的潮水犹如一条银色的腰带,由远及近,伴着震耳欲聋的吼声滚滚而来,后浪逐着前浪,掀起满天飞花,蔚为壮观。然而,还没待你看得尽兴,那潮水便转头抽身远去,令人惋惜不已。

  秋日无恙,一样的菊花黄,一样的桂花香,一样的清风拂月,一样的落叶无声……唯有这段美丽的秋事将会历久弥香。

  米·顾依达作品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米·顾依达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